北交所横空出世 科创型中小企业站上风口

全国第三大证券交易所——北京证券交易所(以下简称“北交所”)的“落地”,迅速在圈内外引发广泛关注和热议,像一只蝴蝶挥动翅膀,正引发一系列影响市场格局和你我他的深刻变动。

日前,《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全国股转公司”)获悉,北交所三大基本业务规则——上市规则、交易规则和会员管理规则于9月5日开始征求意见。“目前正在征求意见阶段,还没有接下来明确的时间表,具体得等通知。不过,北交所正式运行后,和新三板将会是两个独立运作的公司。”全国股转公司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就此,记者也联系采访了相关的业内专家和企业界人士,以此解读北交所的来龙去脉和未来走势。英大证券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李大霄告诉记者,此次北交所定位很高,和上交所、深交所是平级的,设立北交所相当于为全国数以万计的中小企业打开了融资和层层升级的通道,未来北交所将迅速扩容。背后实质是扶持中小企业尤其是科创型中小企业,引导科技创新、突破“卡脖子”难题,带动就业和激活经济潜力。

突破:从形式到内容

目前,北交所的各项规则、制度正在紧锣密鼓地制定和推进中。

天眼查显示,目前北京证券交易所有限责任公司已完成工商注册,注册资本10亿元人民币,成立及核准日期为9月3日,全国股转公司为唯一股东。徐明为北京证券交易所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及董事长,而其目前正是全国股转公司的董事长。未来全国股转公司将统筹新三板创新层、基础层和北交所的建设、发展,实行“一体管理、独立运营”。

上述全国股转公司工作人员也和记者确认了这点:北交所正式运营后,将有自己一整套公司系统和官网。不过目前还没有具体的时间表。

9月5日晚间,北交所起草了《北京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试行)》(征求意见稿)、《北京证券交易所交易规则(试行)》(征求意见稿)和《北京证券交易所会员管理规则(试行)》(征求意见稿)三项业务规则,对上市公司的监管要求、交易制度、退市制度等做了明确的规定。

上述规则征求意见稿指出,北交所上市将平移新三板的精选层企业。而新三板自2013年正式运营以来,已发展成为资本市场服务中小企业的重要平台。2016年,新三板初步划分为创新层、基础层,2020年设立精选层。

全国股转公司官网显示,截至2021年9月7日,新三板的挂牌企业有7292家。其中精选层、创新层、基础层分别有66家、1249家、5977家。这也意味着,新三板精选层的66家企业将成为北交所的首批上市企业,而创新层的1249家企业则成为北交所接下来的拓展重点。

中国证监会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目前已建立“基础层、创新层、精选层”层层递进的市场结构,可以为不同阶段、不同类型的中小企业提供全口径服务。而精选层经过一年多的实践,已经初步具备了服务中小企业的公开市场功能,吸引了一批“小而美”的优质中小企业,市场表现良好。

“北交所运行后,打开了数量庞大的中小企业融资上市的新通道,预计新三板吸引力增强并将大大扩容,而从基础层到创新层再到精选层,这样一个层层筛选递进的关系,确保了北交所源源不断的源头活水。”李大霄表示。

对于投资者颇为关注的申报单位,上述规则征求意见稿指出,买卖申报的最低数量为100股,每笔申报可以1股为单位递增。

而在交易规则上,全国股转公司方面表示,整体延续精选层以连续竞价为核心的交易制度,涨跌幅限制、申报规则、价格稳定机制等其他主要规定均保持不变,不改变投资者交易习惯,不增加市场负担,体现中小企业股票交易特点。

主要内容有:一是实行30%的价格涨跌幅限制,给予市场充分的价格博弈空间,保障价格发现效率;二是上市首日不设涨跌幅限制,实施临时停牌机制;三是连续竞价期间,对限价申报设置基准价格±5%的申报有效价格范围,对市价申报采取限价保护措施;四是单笔申报数量不低于10万股或成交金额不低于100万元的,可以进行大宗交易。同时还为引入做市机制、实行混合交易等预留了制度空间。

可以发现,北交所的制度有诸多创新也更灵活。比如北交所股票涨跌停板幅度是30%,这不仅远大于沪深主板的10%涨跌幅,也大于深圳创业板、上海科创板20%的涨跌幅。再比如不设涨跌幅限制,只实施临时停牌机制等。“这样一方面是更贴合中小企业的特点,另一方面也能提升北交所的活跃度和竞争力。”一位不愿具名的科技创投界人士对记者表示。

缘起:三足鼎立背后的考量

在上交所、深交所于1990年相继设立后,时隔30多年,中国大陆资本市场又迎来一个全国性证券交易所,全国资本市场也迎来30多年来的全新格局。为何此时设立新的证券交易所并设在北京,成为外界十分关注的话题。

其实,1988年9月8日,“金融体制改革和北京证券交易所筹备研讨会”召开,这次会议也被看成是中国股市筹建正式启动的标志。当时的设想是在北京建立股票交易所,但最后却是上海和深圳率先建成。如今33年过去,北交所终于成行。

有关信息显示,北京证券交易所有限责任公司注册地址为北京市西城区金融大街丁26号的金阳大厦。记者注意到,金阳大厦地理位置优越,在其附近,坐落着“一行两会”(指中国人民银行、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等金融决策和监管机构。

业内认为,最终选择落地北京有多重考量。上述科技创投界人士告诉记者,首先,沪深交易所都位于南方,近些年南北经济发展失衡,急需在北方设立一个交易所,平衡南北并形成三足鼎立之势。其次也是最关键的是,北京最新规划中虽然没了金融中心的定位,但北京是实质上的金融监管中心。同时,北京是大学和科研机构的汇聚之地,也是科创中心和众多创新型中小企业的集中地,因此才有了中关村和新三板,利用资源、就近培育,得天独厚也势在必然。

值得注意的是,北交所在管理体制上与沪深交易所的会员制不同,其将采取公司制。同时,将借鉴国际成熟交易所的最佳实践,不断提升治理能力,为交易所多种形式改革积累经验。

业内人士认为,相较于会员制,公司制的形式特色优势明显。“公司制最主要的差别,就是作为一家公司,北交所的运作将更加市场化,可以像一家公司一样通过融资等方式迅速发展,也可以通过并购实现快速扩张,比如当年实行公司制的港交所差点并购了伦敦证券交易所。”李大霄说,甚至还可以上市。

此外,在市场定位、企业来源、投资者结构、制度设计等方面,北交所也将和沪深交易所区别开来并错位发展。同时,畅通转板机制,最终形成沪深主板、创业板、科创板、新三板全方位立体化的资本市场,也能让企业灵活选择最适合自己的平台和融资渠道。

有意思的是,虽然北交所只有全国股改公司一个股东,但全国股改公司目前则有7个股东,其中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深交所、上交所各持股20%,上海期货交易所、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各持股16.67%,大连和郑州两个商品交易所各持股3.33%。

记者注意到,在设立北交所消息发布后,沪深交易所先后都已发声表示支持。在业内人士看来,北交所与沪深交易所之间是互补关系,而非竞争关系。“北交所上市的中小企业规模起来后,为寻求更大发展,很可能会转板到沪深交易所,北交所能为沪深交易所不断输送‘弹药’,而且是经过北交所层层筛选和检验的优质‘弹药’,沪深交易所何乐而不为。”李大霄告诉记者。

经济学家管清友则认为,北交所与上交所、深交所肯定是错位竞争和发展。即便有一些同质化竞争也无妨,它某种程度上也能提升交易所的服务水平,加快改革速度和步伐。

深耕:为创新型中小企业量身打造

“我们既需要顶天立地的大企业,更要有铺天盖地的小企业。”中国政策科学研究会经济政策委员会副主任徐洪才表示,中小企业是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主力军,是推动经济实现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基础。因此,支撑中小企业在资本市场融资是北交所设立的主要目的。

而在李大霄看来,这里面,中小企业是第一位的,创新型和科技属性是第二位的。就是说北交所首先面向的是全国各种行业类型的中小企业,但创新型和科创属性的企业则是鼓励和重点扶持对象。

上述中国证监会相关负责人也明确了这点,其表示,就是要突破体制机制上的发展瓶颈,建设一个为创新型中小企业量身打造的交易所,探索新三板支持服务中小企业科技创新的普惠金融之路。持续支持中小企业科技创新,促进科技和创新资本融合。

有意思的是,即使和功能有些类似的科创板和创业板相比,北交所也有明显差异。截至2021年9月2日,新三板精选层、科创板和创业板企业,平均总资产中位数分别是5.98亿元、16.61亿元和21.17亿元,企业平均市值分别是12.28亿元、72.57亿元和47.79亿元,通俗地说,就是将来在北交所上市的中小企业规模更小、资金更少。

介于此,外界普遍认为,“专精特新”的中小企业将成为北交所的拓展重点。其实在今年7月底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明确,加快解决“卡脖子”难题,发展“专精特新”中小企业。梳理后可以发现,自2019年以来,全国已累计公布3批、共4762家中小企业入选全国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名单。

以陕西省为例,从行业分类来看,陕西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主要集中在航空航天、数控机床、通信、半导体、新材料等中高端科技产业,从企业性质来看,民营企业则是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的主力军,占七成左右。

而中小科技企业和民营企业正是目前“最缺钱“的单位。前者需要持续的高研发投入,后者一直存在融资渠道少、融资难的现实难题。实际上,中小企业一直是经济发展、科技创新的主力军,有着“56789”特征,即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和90%以上的企业数量。

“分析这个事情还不能就事论事,得放在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和考虑这些年国内外经济贸易形势,政府打出的是科技产业、教育、金融等改革政策的组合拳,因此,它的主要目标也不是保护投资人或者融资者,而是驱动科技产业创新和中小企业发展,激发实体经济和社会活力。”上述科技创投界人士直言。

历史上看,大国崛起背后,科技创新都是根本驱动力。比如英国借助蒸汽机等率先开启第一次工业革命,成为世界大国;美德在内燃机、电气化领域弯道超车引领第二次工业革命,取英国而代之;二战后,美国通过原子能、航空航天、计算机等领域的领先引领第三次工业革命,巩固了其全球科技领头羊和大国地位。而此前美国也是通过设立纳斯达克市场和制度创新,为科技创新企业提供便利的融资环境,最终促成了硅谷和一大批互联网科技企业的崛起。

可以说,此次北交所的设立为中小企业打开全新、便利的融资渠道,成为服务创新型中小企业的主阵地。同时,推动中小企业更早熟悉和进入资本市场,涵养现代公司治理文化,让其迅速成长为各领域的“生力军”和“排头兵”,以点带面,激发科技创新活力,激活中国经济和改革的一潭春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