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求:充分研究借鉴境外成熟中小企业证券市场经验 建设好北京证券交易所

  “新三板运行了很多年,聚集了一大批还是有创新和成长价值的一些企业,这是北交所成立的一个重要基础。北交所应充分研究借鉴纳斯达克等境外成熟市场经验,发挥好服务创新型中小企业功能。”10月23日,中国人民大学原副校长、中国资本市场研究院院长吴晓求在由《财经》杂志、《财经智库》主办的“2021全球财富管理论坛”上如此表示。本届论坛聚焦“打造开放创新的财富管理新高地”。

  中国人民大学原副校长、中国资本市场研究院院长吴晓求

  谈及北交所,吴晓求表示,北交所的成立有它的时代背景,也有历史的基础。首先,我们进入到一个新的发展格局之中,对中国经济的产业结构的转型,以及提升科技型企业在整个经济中的地位,如何让现代金融和科技型企业结合,这是一个时代背景。

  新三板运行了很多年,聚集了一大批还是有创新和成长价值的一些企业,这是北交所成立的一个重要基础。当然,也为过去新三板的出入寻找到一个更高的平台。

  此外,北交所的成立为投资者、融资者都提供了一个很好的选择,因为中国金融改革的核心,实际上要为融资者提供多样化的融资工具。要让投资者可以选择流动性好,收益和风险匹配的多元化的金融资产,这实际上是中国金融改革的最重要的内容。

  北交所在这样一个大的框架下,无论为融资者,为专精特新创新型中小企业提供了新的融资平台。同时,为投资者也包括基金,也包括私募、公募都选择了可选择的工具、资产。

  一个金融体系有没有价值是看他对投资者有没有充分的选择权。如果一个金融体系高度发展,显而易见投资者有充分的选择权。所以北交所也提供了一种新的组合的可能,这是它的意义。

  吴晓求提醒,目前中国形成的京沪深三个证券交易所的格局是恰到好处的。他认为不能再批设第四个交易所了。“我们虽然不搞垄断,但是交易所数量应当是有限的。”吴晓求如此表示。

  对于信息披露,吴晓求认为,一定要减少它的企业成本,“沪深交易所上市公司运行成本很高的。每年要花大几百万。中小型的创新企业,让他花几百万搞这个是搞不了的,要大幅度的减少他们的财务成本。但是又必须按照《证券法》的精神、按照公众公司的基本要求进行信息披露。”

  以下为发言实录:

  吴晓求:北交所的成立在中国发展的历史上有重大的意义,因为它是中国制度上新格局的出现。也是新时期以来我们发展资本市场新理念的一个具体的表现,所以应该说对于未来中国资本市场的格局,包括如何提高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命题都是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这就是北交所成立的价值,当然北交所的成立有它的时代背景,也有历史的基础。

  我们现在进入到一个新的发展格局之中,对中国经济的产业结构的转型,以及提升科技型企业在整个经济中的地位,如何让现代金融和科技型企业结合,这是一个时代背景。他有一个基础是新三板运行了很多年,应该说聚集了一大批还是有创新和成长价值的一些企业,这是北交所成立的一个重要基础。当然,也为过去新三板的出入寻找到一个更高的平台。

  北交所的成立为投资者、融资者都提供了一个很好的选择,因为中国金融改革的核心,实际上要为融资者提供多样化的融资工具。要让投资者可以选择流动性好,收益和风险匹配的多元化的金融资产,这实际上是中国金融改革的最重要的内容。

  当然,这里面很重要的就是要培育市场,要发展资本市场,因为资本市场有脱媒的过程,从容自的角度来看他脱媒了,从投资角度来看他提供了多样化的产品,这对未来的中国非常重要。我们现在人均GDP一万一千美元,到2035年是2.5万美元,我们金融体系需要为社会提供多样化的支撑,这是非常重要的。

  北交所在这样一个大的框架下是非常重要的,无论为融资者,为专精特新创新型中小企业提供了新的融资平台。同时,为投资者也包括基金,也包括私募、公募都选择了可选择的工具、资产。一个金融有没有价值是看他对投资者有没有充分的选择权,如果一个金融体系高度发展,显而易见投资者有充分的选择权。所以北交所也提供了一种新的组合的可能,这是它的意义。

  当然,北交所因为在新时期成立的,他有后发优势,可以避免走沪深交易所的弯路。但尽管如此,我认为北交所还是有几个事情要深刻的把握好。

  第一,还是要认真深刻的理解原来的新三板和交易所的差别,他们之间有根本性的差别。新三板的信息披露必须适应中小企业的特点和承受能力。北交所设立后,作为一个交易所的上市公司,必须要给公司证券化的要求,要如实披露信息,信息披露是强制性的要求,所以未来北交所上市的企业要给他教育,你是未来北交所的上市公司。法律义务先告知他,这个过程中有一个对上市公司教育的过程。

  第二,北交所的制度规则和现在已经成熟的沪深交易所有什么差别。在我的理解中,应该说90%是一样的,规则和形态是一样的。当然,可能因为他的上市公司个性的不同,他可能在有一些方面比如说并购,信息披露,信息披露应该是一样的。包括对交易规则方面可能又有一些差别。把规则做好,不要匆忙,我们国家目标非常好,一落实就匆忙上阵,包括双碳急于求成,搞着搞着问题就很多,我希望北交所把制度建设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

  第三个,还是要认真的理解有一些企业是不能成为上市公司,作为一个公众公司,作为交易的资产,他对风险的成大必须在一个未定的范围内,否则就没有那么多其他资本业态。我们有天使、VC等等各种并购,是因为有一些企业还到不了公开,必须之前的资本业态孵化他,让他脱离死亡期甚至高风险期,高风险期的企业不可以到这个市场来交易,这也是对资本上上市公司的深刻理解是非常重要的。

  第四个就是国际化,大幅度提升国际化的水平,北交所毕竟新起点、新平台、新目标,轻装上阵很容易国际化。

  第五个,北交所毕竟在北京金融街,而且是首都核心的地段,它的效力以及安全的关系,平稳的关系,虽然今天的投资者已经成熟了,但是因为北交所必定是上市公司相对年轻的,风险相对大,如果哪一些工作没有做好他来找你也是一种风险,保持首都的平稳非常重要。北交所要做到万无一失,北交所所在的位置没有缓冲。我想这五点可能对北交所该是有一些参考价值。

  吴晓求:刚才已经提了对北交所的建议,有这么几点:第一,我认为在中国目前来看,三个交易所是可以的,我建议不能再批第四个交易所了,我们各地都想办交易所。我们虽然不搞垄断,但是交易所是有限的,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北交所要认真研究一下纳斯达克的成长历史,在那样一个时代,实际上美国早年美交所根本看不上的,研究纳斯达克的历史,其中有他抓住历史的机会,特别是科技进步非常重要。同时,在规则层面上要做完善,要做创新。

  第三个,在北京金融街办北交所有它的优势,也有如何处理好的关系,有的时候深圳和上海可以创新,这个地方没有缓冲区,而且它的目标非常多。关于交易量很重要,还有交易量更高的东西,如何处理好平衡是一个大的问题。

  第四个,当然要披露信息,但是一定要减少它的运行成本,我们沪深交易所上市公司运行成本很高的。每年要花大几百万,我们中小型的创新企业,让他花几百万搞这个是搞不了,要大幅度的减少他们的财务成本。但是又必须按照证券化公司化的要求,包括信息披露。这四个方面可能还是比较重要。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