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交所开市箭在弦上,头部外资券商为何不愿缺席?摩根大通、瑞银、瑞信执掌人这样说

距离北交所开市的日子不远了!

10月30日晚,中国证监会正式发布了北京证券交易所发行上市、再融资、持续监管三件规章以及相关的十一件规范性文件;同时配套修改了非上市公众公司监管两件规章,制定了挂牌公司定向发行可转债两件内容与格式准则。

11月2日晚,北交所发布交易规则和会员管理规则2件基本业务规则及31件细则指引指南。

上述规章、规范性文件和业务规则将于2021年11月15日起施行。这也意味着,北交所可能将于11月15日开市。届时,新三板市场精选层超过68家公司将全部平移进入北交所。

目前,境外投资者持有A股市值近3万亿,中国市场对国际资本的吸引力正进一步提升。外资金融机构怎么看待北交所的设立?又将如何参与其中?

界面新闻近日采访到三位头部外资券商执掌人,他们分别是:摩根大通证券(中国)CEO黄国滨、瑞银证券董事长钱于军、瑞信证券(中国)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涂雷。三位大佬谈及北交所对中国资本市场的积极意义、外资券商下一步对接北交所的发展战略,并对北交所具体制度规则提出建言。

市场希望北交所成为“中国版纳斯达克”

“我们认为,北交所的设立、定位及制度安排,使得其有望成为‘中国版纳斯达克’。这个市场,外资金融机构当然不愿缺席。”瑞信证券(中国)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涂雷表示。

涂雷认为,北交所与原有两大交易所形成互补,是和沪深交易所平行的机构,其设立满足了中小型企业的融资需求。

“北交所主要服务于创新型中小企业,较沪深交易所的现有上市标准更具包容性,其配套制度的建设也更符合中小企业特征。”涂雷说。

涂雷预测,随着北交所一系列制度改革出台,受流动性和改革利好刺激,北交所挂牌企业数量势必会迎来新一轮增长。

从资本市场建设的角度,涂雷表示,北交所设立后,我国的资本市场将形成错位竞争、互联互通的态势,各交易所各有侧重,互为补充,且具备协同效应。“北交所向下衔接创新层、基础层乃止区域性股权市场,同时协同沪深交易所构建互联互通的转板机制,能够充分发挥纽带作用。”

谈及北交所的意义和作用, 摩根大通证券(中国)CEO黄国滨也表示,北交所是对中小企业特别是科技型中小企业的重大机遇。“在目前的介绍里能够看到,北交所要服务科技型中小企业,支持中小企业能够快速高质量的发展,其核心还是服务目前大的环境下的实体经济,助力进一步的经济结构的转型。”

“北交所的设立,对完善整体资本市场的基础制度建设,是一个重要的战略性举措。”在黄国滨看来,“北交所对所有参与资本市场建设的机构,包括摩根大通这样的投行、证券公司、律师、会计师等等整个业态,都会有好的影响。”

瑞银证券董事长钱于军告诉界面新闻,市场希望北交所成为“中国版纳斯达克”。“最早的纳斯达克上市门槛较低,吸引了小型的、微利或者不盈利的企业,而今天的纳斯达克有全美市值最大的企业,这些企业也是从初创阶段发展起来的,可以说对美国的科技创新起到了重要的作用。我们国内现在也有科创板和创业板服务于符合规定和特定行业属性的微利企业,从这个角度上看,北交所可以服务更多的中小型的创新企业。”

错位发展是北交所长期重要课题

“我们期待北交所能实现差异性竞争、错位发展的路径,形成规模优势。我们期待在一揽子制度上,在注册制的基础上有所突破,比如说能不能更大规模、更大步伐地迈向以披露为主。”钱于军说。

黄国滨认为,因为国内已经有了上海和深圳证券交易所,而且有了科创板,北京证券交易所能否有错位发展和错位竞争的优势,是一个很重要的课题,需要在未来的时间不断优化和完善。

黄国滨表示,北交所要实现错位发展,需要在服务企业方面建立有特色的生态投资者群体。

“比如生物医药企业、创新药企业,在早期,这些企业只能选择在美国上市,因为只有美国有这样的投资者群体,对这个行业比较了解。但是随着香港生物板的推出,越来越多的企业到香港上市,逐渐在香港就形成了像投资者群体等包括企业相关的业态。”黄国滨说。

黄国滨同样谈到了信息披露问题:“有的科技公司可能在相当长的时间是不盈利的,但它的成长是很快的,所以企业在成长过程中,涉及到资金的应用、发展的情况,这些信息应该能够及时全面地披露出来,让投资者做一个决策,这是很重要的。”

黄国滨表示,制度建设要考虑市场的活跃度和流动性。建立一个市场,如果没有各个方面相关人员的参与,包括企业、中介机构、投资者相关方的参与,如果没有相当的活跃度和流动性、进出更加方便,市场的作用和影响力就会下降。

转板和跨板需提前考虑

10月30日,证监会还就《关于北京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转板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

《指导意见》共修订15处,其中明确了上市时间计算,北交所上市公司申请转板,应当已在北交所上市满一年,其在精选层挂牌时间和北交所上市时间可合并计算。在股份限售安排上明确北交所上市公司转板后的股份限售期,原则上可以扣除在精选层和北交所已经限售的时间。

“假如在北交所孵化出了一个像苹果这样的企业,一开始是小型科技公司,但是随着发展壮大,企业有需求进入主板,那么,转板和跨板就是需要提前考虑的问题。”黄国滨说。

“比如你在北交所交易的时候,也可以在上交所甚至于海外交易。我们也看到一些企业甚至在美国上市,后来到香港做二次上市,首次发行或者是二次发行。在国内大的资本市场体系下,转板或者跨板也应该考虑的,为企业在不同阶段的融资提供好的平台。”黄国滨说。

黄国滨表示,所有资本市场都面临一个共同的挑战,就是怎么使得好的公司迅速发展,同时不好的公司,管理或者投机性的公司能够迅速下市。“执行方面也是很重要的,有比较明确的规则,不合格的、不符合监管要求的公司能够从市场中退出去。”

回顾美国纳斯达克市场的发展历程,瑞信证券(中国)首席执行官涂雷谈到,纳斯达克也分三个层次,也有转板机制。“一部分企业先在纳斯达克挂牌,逐步发展壮大后转到纽交所。然而,更多优质的企业,尤其是科技创新企业并没有转板,而是留在了纳斯达克,纳斯达克也因此发展成为全球最主要的资本市场之一,微软、苹果、Google、Facebook、亚马逊纷纷选择在纳斯达克上市,并逐步成为全球最成功的科技公司。”

涂雷告诉界面新闻,与沪深交易所相对应的北交所股票互联互通机制也值得期待。“建议今后时机成熟,可参照沪深港股通模式,将内地和香港资本市场互联互通机制引入北交所,这将增强北交所对外资券商和境外投资者的吸引力,进一步丰富市场参与度。”

外资券商如何深入发展北交所业务?

“摩根大通希望向中国引进更多的机构投资者,包括境外的投资者,这方面摩根大通有很多渠道和客户群。境外的投资者也有中资的,只不过资金在境外,希望这些合格的、能够参与到北交所的投资者群体能够参与到中国QFII或者其他受国家认可的渠道。”黄国滨说。

谈及外资券商如何深入发展北交所业务,涂雷表示,作为一家源于欧洲的国际金融集团,瑞信的优势亦在于能够为中小企业对接更多中长期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从而促进中小企业的市场认同、价值发现以及交易效率。

涂雷认为,欧洲作为中国贸易伙伴地位的重要性与日俱增。特别是在新冠疫情的背景之下,中国及中国产业表现出强大的韧性,未来,中国还会在许多重要领域向欧洲开放,特别是在制造业和服务业领域。

“在北交所发布相关规则的征求意见稿后,我们第一时间与股转公司和北交所相关业务负责人进行了交流,一方面表达了瑞信证券作为外资投行希望加入北交所业务的积极意愿,另一方面就实操层面的具体问题与监管部门进行了交流。”涂雷对界面新闻表示。

涂雷介绍,当前,瑞信证券正在三个方面推进北交所相关工作。一是着手准备内外部程序,有望在近期申请成为北交所会员并完成系统连接,为将来的北交所业务机会做好充分准备;二是组织内部学习,深入研究北交所制度并比较与沪深交易所制度的异同,探索与北交所业务匹配的内部组织架构,并通过介绍北交所专题等深度挖掘客户需求,探索并推动与北交所定位相匹配的客户在北交所上市;三是对新三板挂牌企业进行系统的筛选,结合自身优势挖掘业务机会,助力优质创新型中小企业发展。

“摩根大通现在已经是全资的国内证券公司,而且有牌照了。”黄国滨说,“摩根大通将积极地参与到北交所的发展过程中,包括前期的建言献策,把全球范围内好的交易所成功甚至失败的经验在国内进行分享。此外,摩根大通也会积极参与帮助企业上市、再融资的发展过程中。”

黄国滨认为,随着国内投资者生态逐步完善,来中国上市的企业也会更多。“有些是中国在境外上市的企业会回来,还有一些外资的企业在中国上市,摩根大通要充分发挥我们的桥梁作用,我们在这方面有独特的优势,这是我们参与国内资本市场发展最重要的角色。”

瑞银证券董事长钱于军表示,中国是瑞银的重要市场。“作为首家保荐科创板IPO的外资投行,瑞银证券已经具有在北交所从事二级市场经纪业务的牌照,瑞银希望成为市场的建设者,将瑞银集团在海外的经验带到中国市场。”钱于军表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