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度冲击IPO未果 新三板“老兵”秦森园林转战精选层

转板上市热潮之下,新三板“老兵”上海秦森园林股份有限公司(832196.OC,以下简称“秦森园林”)也选择“转战”精选层。

12月9日,秦森园林发布公告称,其已于12月7 日向中国证监会上海监管局,提交了股票向不特定合格投资者公开发行并在精选层挂牌的辅导备案登记材料。

《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在发布上述公告前,秦森园林已于12月4日对外发布信息称,因资本市场上市战略规划的调整原因,其与东兴证券经友好协商,一致同意终止A股上市辅导工作,而在此前的2018年,秦森园林IPO被否。

钟情于IPO的秦森园林,其业绩表现却呈现出下滑局面,2017~2020年,营收增速逐年放缓,2019年进一步降低至0.41%,而在受疫情冲击的2020年上半年,秦森园林营收净利增速双双呈现负增长。

对于业绩状况及转战精选层等,记者此前致电致函秦森园林,但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信息。

二度冲击IPO“折戟”

创立近三十载、二度冲击IPO“折戟”,秦森园林似乎最终选择“曲线”入A。

秦森园林官网显示,其创立于1994年,以“市政景观、城市绿化、生态廊道、储备林、生态修复、文旅策划运营、古建修复保护利用”为核心业务,为城市生态园林景观营建的综合园林企业,天眼查显示,其法定代表人为秦同千。

曾执着冲击A股的秦森园林,对资本市场并不陌生。

“2015年4月1日挂牌新三板创新层”,秦森园林官网上的这句话,清晰地表明这家企业早已进入资本市场,“新三板上市标志着秦森园林拉开了资本化运作的序幕,树立了秦森园林快速发展的里程碑”。

进入新三板创新层,显然不能让秦森园林满足于此,仅仅一年后的2016年,秦森园林就开启冲击IPO之旅。

上海证监局官网显示,2016年2月14日,《上海秦森园林股份有限公司辅导备案基本情况表》等同时披露于该网站,近两年后的2018年1月17日,秦森园林IPO申报稿披露于证监会官网。

尽管急切谋求登陆A股市场,但其IPO之旅显然并不顺利,相关信息显示,秦森园林此后又于2017年12月29日第二次报送申报稿,半年多后的2018年9月,其被证监会发审委暂缓表决,不仅如此,该年的10月10日,秦森园林首发申请被否,其首次IPO之旅戛然而止。

但第一次冲击A股上市败北后,秦森园林不足一年就“卷土重来”,上海证监局官网显示,2019年7月,《上海秦森园林股份有限公司辅导备案基本情况表》等披露于该网站。

但在一年多后的2020年12月4日,秦森园林发布关于终止辅导备案的提示性公告称,因其资本市场上市战略规划的调整原因,与东兴证券经友好协商,一致同意终止辅导工作。

梳理可发现,秦森园林放弃IPO的信息早已有迹可循,今年2月份,秦森园林就发布一则公告《关于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暨适时启动申报精选层》,“将根据疫情发展情况及公司生产经营情况适时启动精选层申报工作”。

“围绕上市为核心目标,集中所有资源和人力”,2020年7月18日,在秦森园林2020年二季度暨上半年度绩效考核会上,秦同千如此表示。

负债率持续走高

让秦森园林最终选择“转战”精选层的原因又是什么呢?答案或许与能够实现转板上市有关。

相关信息显示,今年7月27日,新三板精选层正式交易,11月27日,沪深交易所分别发布了新三板挂牌公司转板上市办法的征求意见稿,被认为标志着新三板挂牌公司向科创板、创业板转板上市即将步入实际操作阶段。

进一步梳理上述信息可发现,精选层挂牌企业在满足相应条件后,可申请转板科创板或创业板,而转板上市门槛包括转板公司需在精选层持续挂牌一年以上、满足科创板或创业板现行发行条件等。

相关信息显示,相比传统IPO渠道,精选层转板省去了申报辅导等流程,具备转板上市条件时不需要公开发行等特点,开源证券研报就表示,“各板块高效衔接,转板或成精选层公司实现A股上市最有效途径”。

那秦森园林是否欲借此曲线登陆A股市场呢?对此,记者致电致函秦森园林,但截至发稿,并未获得其回复信息。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秦森园林此前在公告中表示,其“股票公开发行并在精选层挂牌的申请存在无法通过全国股转公司自律审查或中国证监会核准的风险,公司存在因公开发行失败而无法进入精选层的风险”。

尽管秦森园林当下“转战”精选层,但其近年来的业绩状况却并不乐观。

Wind数据显示,2017~2019年,秦森园林的营收分别为11.74亿元、13.9亿元、13.96亿元,营收增速分别为48.76%、18.42%、0.41%,同期归母净利润增速分别为61.13%、10.58%、8.88%,业绩增速大幅放缓。

而在2020年上半年,秦森园林业绩更是呈现出负增长的状况,其营收为3.68亿元,同比增长-29.8%,归母净利润为0.28亿元,同比增长-46.61%。

除了业绩不振外,秦森园林的应收账款近年来也持续走高,2017~2019年期间,其该项数据分别为6.04亿元、8.59亿元、8.71亿元,与此同时,其资产负债率也一路走高,从2017年的69.57%,上升至2019年的78.89%。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IPO被否时,证监会发审委审核结果公告就指出,秦森园林存在应收账款增长较大,占营业收入比重较高、报告期净利润波动较大、其增幅与营业收入增幅不一致等问题。

除此之外,秦森园林还面临诉讼缠身的麻烦,天眼查显示,其仅2020年以来就有十多条开庭公告,最新的一起是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原告为莱州市屹铖环境治理有限公司,被告为秦森园林,而在今年上半年,秦森园林还被河南濮阳当地列入建设工程领域失信“黑榜”名单。

对此,记者致函致电秦森园林,但截至发稿,未获得回复信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