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民:美国超强财政刺激带来了大量不确定性,结构性通货膨胀已经开始上升

4月10日,《财经》杂志、《财经智库》、沙特基础工业公司召开“2021全球经济信心指数”发布会。多位相关领域专家与企业代表围绕“2021:全球经济强劲复苏?”话题展开探讨。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副总裁朱民以在发表主题演讲时提出,2021全球经济最大的不确定性和要注意关注的就是“拜登过热”的发展以及“通货膨胀之剑”悬挂的风险。美国经济“拜登过热”推动了通货膨胀上升,“通货膨胀之剑”高悬,整个的经济和市场,包括美国经济市场在内,不确定性大大增加。

朱民指出,美国超强的财政刺激推动“拜登过热”。2020年全球各国应对疫情财政刺激占GDP增长中,美国占27.2%。中国财政刺激只占GDP的4.7%,相对温和。美国巨量的刺激就会引起很强的增长,这个增长产生了一个问题:美国实际经济增长率超过潜在经济增长率,呈现出明显的经济过热,将推动通货膨胀。估计从第二季度末,美国的GDP就会超出潜在增长水平,第三季度会超过潜在经济增长速度大概三个百分点,第四季度会更强。这就会推动很大的通货膨胀的预期和通货膨胀的变化,过热一定是通货膨胀的一个主要的推力。

朱民指出,从今年来看,“拜登过热”隐含的潜在风险很高。疫情冲击下,可以看到美国经济进一步加大了对服务业和消费业的依赖,制造业供给严重不足,金融市场资源配置功能弱化,金融和实体经济脱钩,实体经济投资不足,劳动力供应增长下降,收入分配急剧恶化,在美国没钱人里,低技能的人、年轻人、妇女、少数民族人的收入恶化,产生劳动力的持续下降。这一系列的结构问题,是不能通过简单的强刺激解决的,其实它需要的是供给侧的改革计划,从这个意义上说,如果不能解决这个根本的问题,“拜登过热”一定会走向“拜登危机”。

在朱民看来,拜登的1.9万亿推动美国经济过强发展,一定会伴随着结构性的通货膨胀,并改变通货膨胀预期,改变市场预期,改变市场利率,将逼迫美联储采取收缩的货币策略。在这个意义上来说,很可能会对全球的经济产生很大的震动,而这个震动本身也会对美国的经济金融产生很大的震动。2021全球经济最大的不确定性和要注意关注的就是“拜登过热”的发展以及“通货膨胀之剑”悬挂的风险,它的演变和预期的变化,以及美联储政策变化。这是今年最主要的需要观察和最主要的风险。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